丝瓜视频

?

鵲踏枝·誰道閑情抛棄久賞析

誰道閑情抛擲久?每到春來,惆怅還依舊。日日花前常病酒,不辭鏡裏朱顔瘦。
河畔青蕪堤上柳,爲問新愁,何事年年有?獨立小橋風滿袖,平林新月人歸後。

  這首詞寫閑情的苦惱不能解脫,以獨特的的筆法寫盡了一個“愁”字。前半片寫年輕人的春愁。愁因春起,賞花有愁,舉杯有愁,對鏡也有愁,家裏處處都是愁。表現了在情感方面欲抛不能的一種盤旋郁結的痛苦。抒寫主人公想要掙紮出來卻不可能。以下各句所寫均由此生發而出,故此句有籠罩全篇之效。接下寫春來閑愁依舊,甯可瘦也要飲酒來打發閑愁。詞的後半片仍在寫愁,不過是從家裏擴展到家外,河畔青草、堤上綠柳蒙上了愁,天色薄暮更引起了愁,一人獨立小橋還在品味首愁。下片前後均是景語,中間兩句是情語,使前後之景均爲情增添色彩。見到青草綠柳,又增新愁,故獨立小橋望月,任憑春風吹拂。全詞通過寫情感交織的愁悶,徘徊在心,從而産生一種對韶光易逝,人生苦短,世事變遷的感歎。

  這首詞寫的“閑情”,是內心深處湧起的一種無端的空虛和惆怅。所謂“高山有崖,林木有枝。憂來無方,人莫之知”(曹丕《善哉行》),惟其是“憂來無方”的閑情,無具體的情事可以確指,所以更不知其所從來,更加無法言說,也就使人更無法把握。葉嘉瑩女士說,“可確指的情事是有限度的,不可確指的情意是無限度的”,在這種無以名說的愁苦中,正可以容納和包含廣闊的、無限度的內容。

  對這種內心深處的痛苦,作者有意要“抛棄”它,擺脫這籠罩在心頭的沈重的陰影,但一切卻是徒然。他以爲這種痛苦過去了、消失很久了,但實際上卻只是暫時的忘記。當春天到來,大地萬物欣欣向榮、充滿生機的時候,這種痛苦的感情就會被重新喚起,以致“惆怅還依舊”。在這樣千回百折的傾訴中,讀者看到的是一顆在痛苦的重壓下苦苦掙紮而又無力擺脫的靈魂,只有在“病酒”中使自己沈醉麻木,可見作者的痛苦之深。

  過片之後,“河畔青蕪堤上柳”一句,既是寫景,也是用年年春天柳青草碧,來比喻自己愁苦的永遠萌生、永無休止。“爲問新愁,何事年年有”二句,已是靈魂的悲怆而無奈的呼喊。全詞以描寫作結,極寫孤獨、寂寞、淒冷的境界,寫人在陌路的茫然。人物的感情,則在不言之中。

  读正中此词,读者会感到一种感情的细微、敏锐、深切。它不借助于辞藻的渲染,而是在心灵最细微的颤动中去发现、去捕捉,然后千回百折地曲曲道出,因而能深深潜入人的心底。另外,这种感情因没有具体情事的拘限,所以可以超越一时一事的限制,给人以更丰富、更高远的感发与联想,容纳和涵盖更广阔的内容。以前曾有人称冯词“其旨隐,其词微,类劳人思妇、羁臣屏子,郁抑怆恍之所为”(冯煦《阳春集序》),“皆贤人君子不得志发愤之所为也”(张采田《曼陀罗·词序》),“语中无非寄托遥深”(饶宗颐《人间词话平议》),甚至指其“忠爱缠绵,宛然《骚》、《辩》之意”(张惠言《词选》),等等,未免褒奖过甚。但是,冯延巳曾身为南唐宰相,面对南唐风雨飘摇的苟安局面,产生深深的忧患意识,完全可能是事实。更进一步说,当中国曆史上最强大的封建王朝由全盛而迅速走向崩溃之后,知識分子面对支离破碎的社会人生,产生茫然、伤感、消沉,甚至恐惧的心理,也是自然的事情,冯延巳词中的不确指因素,与这种忧患意识也是有关的。所以,王国维说冯词“堂庑特大”,应谓因其忧患意识的不确指而产生的巨大涵括性。

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由網友上傳(或整理自網絡),原作者已無法考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好看AV中文字幕在线观看网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,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/wenzhang/6373.html

熱門名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