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

?

馬援生平

家庭出身  馬援的先祖有兩種說法,一說其先祖爲戰國時期趙國名將馬服君趙奢,後子孫以馬爲姓;一說爲歸化的匈奴人。-  馬援的曾祖父馬通,漢武帝時大臣。馬通與兄莽何羅與江充善,因此參與巫蠱之亂。後武帝反思巫蠱之禍,開始對參與制造巫蠱之亂者的懲處。莽何羅見此,非常害怕。于是他铤而走險,與其弟馬通、莽安成合謀要刺殺武帝。但是陰謀被金日磾發現並阻止,于是莽何羅兄弟宗族俱被殺。  馬通雖死,馬通之子馬實卻沒有被處死。馬實于宣帝時以郎持節號使君。馬實生馬仲,官至玄武司馬。馬仲生四子,第四子就是馬援。

早年生活  馬援十二歲時,父親去世。馬援年少而有大志,幾個哥哥感到奇怪,曾教他學《齊詩》,但馬援卻不願拘守于章句之間,就辭別兄長馬況,想到邊郡去耕作放牧。誰知沒等馬援起身,馬況便去世了。馬援只得留在家中,爲哥哥守孝一年。在此期間,他沒有離開過馬況的墓地,對守寡的嫂嫂非常敬重,不整肅衣冠,從不踏進家門。  後來馬援當了郡督郵。一次,他奉命押送囚犯到司命府。囚犯身有重罪,馬援可憐他,私自將他放掉,自己則逃往北地郡。後天下大赦,馬援就在當地畜養起牛羊來。時日一久,不斷有人從四方趕來依附他,于是他手下就有了幾百戶人家,供他指揮役使,他帶著這些人遊牧于隴漢之間,但胸中之志並未稍減。他常對賓客們說:“大丈夫的志氣,應當在窮困時更加堅定,年老時更加壯烈。”  馬援種田放牧,能夠因地制宜,多有良法,因而收獲頗豐。當時,共有馬、牛、羊幾千頭,谷物數萬斛。對著這田牧所得,馬援慨然長歎,說:“凡是從農牧商業中所獲得的財産,貴在能施救濟于人,否則就不過是守財奴罷了!”于是,把所有的財産都分給兄弟朋友,自己則只穿著羊裘皮褲,過著清簡的生活。

羁留西州  初仕隗囂  新朝末年,天下大亂。王莽的堂弟王林任衛將軍,廣招天下豪傑,選拔馬援爲掾,並把他推薦給王莽。王莽于是任命馬援爲新城大尹。  公元24年(更始二年),新朝滅亡,馬援和哥哥增山連率(官名)馬員一起離開了各自的任所,跑到涼州避難。  公元25年(建武元年),劉秀即位後,馬員到洛陽投奔光武帝。馬援則羁留在西州,受到隴右割據勢力隗囂的器重,被任命爲綏德將軍,參與決策定計。

  出使蜀地  同年,公孫述在蜀地稱帝,隗囂派馬援去探聽虛實。馬援跟公孫述本爲老鄉,而且交情很好,本以爲這次見面定會握手言歡,沒想到公孫述卻擺起皇帝架子。公孫述先陳列衛士,然後才請馬援進見,待剛見過禮,又馬上讓馬援出宮,住進賓館;接著命人給馬援制作都布單衣、交讓冠。然後才在宗廟中聚集百官,設宴招待他。席間,公孫述表示要封馬援爲侯爵,並授予他大將軍的官位。  馬援的隨從賓客以爲受到了禮遇,都願意留下來。馬援則認爲公孫述只是是裝腔作勢,不能久留天下士,于是毅然返回隴右,並對隗囂道:“公孫述井底之蛙,妄自尊大,您不如專意經營東方。”

  盛贊光武  公元28年(建武四年),馬援攜帶隗囂的書信到洛陽,在宣德殿面見劉秀。劉秀道:“你周旋于二帝之間,現在見到你,使人大感慚愧。”馬援道:“當今世道,不只君主選擇臣子,臣子也選擇君主。我今遠來,陛下怎麽知道我不是刺客奸人?”劉秀笑道:“你不是刺客,不過是個說客。”馬援道:“天下反反複複,竊取名字的人多如牛毛,現在見到陛下,寬宏大量,與高祖一樣,就知道帝王自然有真的了。”劉秀佩服他的膽識,認爲他與衆不同。不久,馬援隨劉秀南巡,先到黎丘,後轉到東海。南巡歸來,劉秀又任命馬援爲待诏,日備顧問。馬援要回西州時,光武帝派太中大夫來歙持節相送。  馬援回來後,隗囂詢問東方的傳言和在京師的得失。馬援道:“前次到朝廷,陛下多次接見我,每次與其在宴間談話,從夜談到清晨,陛下的才能勇略,不是別人所能匹敵的,且坦白誠懇,無所隱瞞。胸懷闊達而有大節,大抵與高帝相同,而其經學之淵博,處理政事和文章辭辯,在前世無人可比。”隗囂又問:“他比高祖怎樣?”馬援回答:“不如。高帝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爲;而今上喜愛政事,處理政務能恰如其份,又不喜歡飲酒。”隗囂心裏不高興,說:“像你這樣說,他倒勝過高祖了。”話雖如此說,隗囂到底還是相信馬援。他同意歸漢,派長子隗恂到洛陽去做人質。

平定隴西  歸順光武  馬援攜家屬隨隗恂到洛陽,數月都沒有被任命職務。他發現三輔地區土地肥沃,原野寬廣,而自己帶來的賓客又不少,于是便上書劉秀,請求率領賓客到上林苑去屯田。光武帝答應了他的請求。  此時,隗囂聽信了部將王元的挑撥,想占據隴西,稱王稱霸,因而對漢朝存有二心,處事狐疑。馬援見狀,多次寫信,好意相勸。隗囂怨恨馬援,認爲他背離自己,見到信後愈發惱火,後來竟起兵抗拒漢朝。馬援上書劉秀,陳述消滅隗囂之策。

  堆米成山  劉秀采納馬援的計策,令他率突騎五千,遊說隗囂的將領高峻、任禹等人以及羌豪,陳述利害禍福,分化瓦解隗囂集團。  馬援又寫信給隗囂部將楊廣,陳說利害,希望他能歸附漢朝並勸谏隗囂懸崖勒馬。楊廣沒有答複。  公元32年(建武八年),劉秀親征隗囂。軍隊到了漆縣,不少將領認爲前途情況不明,勝負難蔔,不宜深入險阻,劉秀也猶豫不定,難下決心,正好馬援奉命趕來。劉秀連夜接見,並將將領們的意見告訴馬援,征詢他的意見。于是,馬援說出了自己的看法,他認爲隗囂的將領已有分崩離析之勢,如果乘機進攻,定獲全勝。說著,他命人取些米來,當下在光武帝面前用米堆成山谷溝壑等地形地物,然後指點山川形勢,標示各路部隊進退往來的道路,其中曲折深隱,無不畢現,對戰局的分析也透徹明白。劉秀大喜道:“敵虜已在我眼中了。”遂決意進軍。第二天,光武帝揮軍直進,抵達高平第一城。當時涼州牧窦融率河西五郡(指敦煌、酒泉、張掖、武威、金城)太守及羌、小月氏等步騎數萬、辎重車5000輛與劉秀會合,分數路攻隴。隗囂大將十三人及部衆十萬余人不戰而降,隗囂逃至西城,援隴蜀軍李育、田弇逃至上邽。漢軍占領了天水的16座屬縣,劉秀派吳漢、岑彭圍西城,派耿彜圍上邽。至此,隗囂軍主力基本上被漢軍消滅。9-2  此戰,馬援“堆米爲山”是此戰取勝的重要原因,這在戰爭史上也是一個創舉,具有重要的意義。

撫平羌亂  公元33年(建武九年),馬援被任命爲太中大夫,作爲來歙的副手,統領諸軍駐守長安。從新朝末年開始,塞外羌族不斷侵擾邊境,不少羌族更趁中原混亂之際入居塞內。金城一帶屬縣多爲羌人所占據。來歙就此事上書,說隴西屢有侵擾禍害,除馬援外,無人能平。  公元35年(建武十一年),劉秀任命馬援爲隴西太守。馬援派步騎三千在臨洮擊敗先零羌,斬首數百人,獲馬牛羊一萬多頭。守塞羌人八千多,望風歸降。當時,羌族各個部落還有幾萬人在浩亹占據要隘進行抵抗,馬援和揚武將軍馬成率兵進擊,羌人將其家小和糧草辎重聚集起來在允吾谷阻擋漢軍。馬援率部暗中抄小路襲擊羌人營地,羌人見漢軍突如其來,大驚,遠遠地逃入唐翼谷中。馬援揮師追擊,羌人率精兵聚集北山堅守。馬援對山擺開陣勢佯攻,吸引敵人,另派幾百名騎兵繞到羌人背後,乘夜放火,並擊鼓呐喊。羌人不知有多少漢軍襲來,紛紛潰逃。馬援大獲全勝,斬首千余級。但因爲兵少,沒有窮追敵人,只把羌人的糧谷和牲畜等財物收爲漢軍所有。此戰,馬援身先士卒,飛箭將其腿肚子都射穿了。劉秀得知後,派人前往慰問,並賜牛羊數千頭。馬援像往常一樣,又把這些都分給了部下。  當時,金城破羌以西,離漢廷道途遙遠,又經常發生變亂,不好治理。朝廷大臣商議,要把該地區舍棄。馬援持不同意見,他提出了三條理由:第一,破羌以西的城堡都還完整牢固,適于固守;第二,那地方土地肥沃,灌溉便利;第三,假如舍棄不管,任羌人占據湟中,那麽,以後將有無窮的禍患。  劉秀聽從了他的意見,命武威太守把從金城遷來的三千多客民全都放回原籍。馬援又奏明朝廷,爲他們安排官吏,修治城郭.建造工事,開導水利。鼓勵人們發展農牧業生産,郡中百姓從此安居樂業。馬援還派羌族豪強楊封說服塞外羌人,讓他們與塞內羌族結好,共同開發邊疆。另外,對武都地方背叛公孫述前來歸附的氐人,馬援以禮相待,奏明朝廷,恢複他們的侯王君長之位,賜給他們印緩,並撤回馬成的軍隊。  公元37年(建武十三年),武都參狼羌與塞外各部聯合,殺死官吏,發動叛亂。馬援率四千人前去征剿,行至氐道縣境時,發現羌人占據了山頭。馬援命令部隊選擇適宜地方駐紮,斷絕羌人的水源,控制草地,並以逸待勞。羌人水草乏絕,陷入困境,首領們帶領幾十萬戶逃往塞外,剩下的一萬多人也全部投降。從此,隴右安定。  馬援在隴西太守任上六年,恩威並施,使得隴西兵戈漸稀,人們也逐漸過上了和平安定的生活。一次,在靠近縣城的地方,鄉民們結夥械鬥仇殺。人們誤認爲羌人要造反,驚慌失措,爭先恐後湧人城來。狄道縣縣長聞變,趕到馬援府門,請示關閉城門,整兵戒備。馬援當時正與賓客飲酒,得此消息,大笑道:“燒羌怎敢再來進犯我。曉谕狄道長回去守舍,膽小怕死的,可躲到床下去。”不久,城中安定下來,才知是虛驚一場,大家愈發佩服馬援。  公元41年(建武十七年),馬援被征爲虎贲中郎將。

見重漢室  馬援關心國事。遇到該說的話,從不隱飾回避。他在隴西時,發現幣制混亂,使用不便,就上書給朝廷,提出應該像過去一樣鑄造五铢錢。朝廷把他的建議提交三府審議。三府奏明劉秀,認爲馬援的建議不可行,這事就擱置起來了。  後來,馬援回朝,馬上就去找回了自己的奏章。見奏章上批有十幾條非難意見,便依據情理加以駁正解釋,重新寫成表章上奏。劉秀見他言之有理,采納了他的意見,天下從此得益很多。

一平嶺南  同年,維汜(曾蠱惑百姓,後被殺)的弟子李廣糾集徒黨,攻下皖城,殺皖侯劉闵,自稱“南嶽大師”。朝廷派谒者張宗率兵數千人討伐,又被李廣打敗,于是派出馬援。馬援組織諸郡兵馬一萬余,擊斬李廣等人。  不久,交阯女子征側、征貳舉兵造反,占領交阯郡,九真、日南、合浦等地紛紛響應。征側便在麊泠趁機自立爲王,公開與東漢朝廷決裂。劉秀任命馬援爲伏波將軍,扶樂侯劉隆爲副將,率領樓船將軍段志等南擊交趾。部隊到合浦時,段志去世,劉秀命馬援兼領其軍。于是,馬援統軍沿海開進,隨山開路,長驅直入千余裏。  公元42年(建武十八年),馬援率軍到達浪泊,大破反軍,斬首數千級,降者萬余人。馬援乘勝進擊,在禁溪一帶數敗征側,敵衆四散奔逃。43年(建武十八年)正月,馬援斬殺征側、征貳,傳首洛陽。朝廷封馬援爲新息侯,食邑三千戶。馬援犒賞三軍,大發感慨,三軍將士齊呼萬歲。  接著,馬援率大小樓船兩千多艘,戰士兩萬多人,進擊征側余黨都羊等,從無功一直打到巨風,斬俘五千多人,平定了嶺南。馬援見西于縣轄地遼闊,有三萬二千多戶,邊遠地方離治所一千多裏,管理不便,就上書劉秀,請求將西于分成封溪、望海二縣。馬援每到一處,都組織人力,爲郡縣修治城郭,並開渠引水,灌溉田地,便利百姓。馬援還參照漢代法律,對越律進行了整理,修正了越律與漢律相互矛盾的地方,並向當地人申明,以便約束。從此之後,當地始終遵行馬援所申法律,所謂“奉行馬將軍故事。”  公元44年(建武二十年),馬援率部凱旋回京。劉秀賜馬援兵車,朝見時位次九卿。

北擊烏桓  馬援回到京城一個多月,正值匈奴、烏桓進犯扶風,馬援見三輔地區受到侵掠、皇家陵園不能保全,就自願請求率兵出征,朝廷同意了。還月余,會匈奴、烏桓寇扶風,援以三輔侵擾,園陵危逼,因請行,許之。  公元45年(建武二十一年),馬援率領三千騎兵出高柳,先後巡行雁門、代郡、上谷等地。烏桓哨兵發現漢軍到來,部衆紛紛散去,馬援無所得而還師。

二平嶺南  馬援曾經患病,而梁松前往看望,在床邊向馬援行禮,馬援沒有回禮。梁松走後,馬援的兒子說:“梁松是陛下的女婿,貴重朝廷,公卿以下莫不害怕,大人爲何獨不答禮他?”馬援說:“我是梁松父親的朋友,就算他顯貴,怎能失掉長幼的輩份呢?”梁松因此記恨馬援。  公元48年(建武二十四年),南方武陵五溪蠻(武陵有五溪,即雄溪、門溪、西溪、潕溪、辰溪,爲少數民族聚居之地,故稱“五溪蠻”)暴動,武威將軍劉尚前去征剿,冒進深入,結果全軍覆沒。馬援時年六十二歲,請命南征。劉秀考慮他年事已高,而出征在外,親冒矢石,軍務煩劇,實非易事,沒有答應他的請求。馬援當面向劉秀請戰,說:“臣還能披甲上馬。”劉秀讓他試試,馬援披甲持兵,飛身上馬,手扶馬鞍,四方顧盼,一時須發飄飄,神采飛揚,真可謂烈士暮年,老當益壯。劉秀見馬援豪氣不除,雄心未已,很受感動,笑道:“這個老頭好健康啊!”于是派馬援率領中郎將馬武、耿舒、劉匡、孫永等人率四萬人遠征武陵。  出征前,親友來給馬援送行。馬援對老友谒者杜愔說:“我受國家厚恩,年齡緊迫余日已經不多,時常以不能死于國事而恐懼,現在獲得出征機會,死了也心甘瞑目,害怕的是一些長者家兒或在左右,或參與後事,特別難以調遣,我獨爲此耿耿于心啊。”  公元49年(建武二十五年),馬援率部到達臨鄉,蠻兵來攻,馬援迎擊,大敗蠻兵,斬俘兩千余人,蠻兵逃入竹林中。此前,當部隊到下隽時,有兩條路可走,一是經壺頭山,一是經充縣。經壺頭山,路近,但山高水險,經充縣,路遠,糧運不便,但道途平坦。究竟該從哪兒進發,劉秀開始也拿不定主意。耿舒,就是馬援在出發時說的那些權貴子弟中的一個,想從充縣出發,而馬援則認爲,進軍充縣,耗日費糧,不如直進壺頭,扼其咽喉,充縣的蠻兵定會不攻自破。兩個人意見不一致,便上表說明情況,請皇帝裁決,皇帝同意馬援的意見。  三月,馬援率軍進駐壺頭。蠻兵據高憑險,緊守關隘。水勢湍急,漢軍船只難以前進。加上天氣酷熱難當,好多士兵得了暑疫等傳染病而死。馬援也身患重病,部隊陷入困境。馬援命令靠河岸山邊鑿成窟室,以避炎熱的暑氣。雖困難重重,但馬援意氣自如,壯心不減。每當敵人登上高山、鼓噪示威,馬援都拖著重病之軀出來觀察瞭望敵情。手下將士深爲其精神所感動,不少人熱淚橫流。

身死蒙冤  但耿舒卻在此時寫信給其兄好畤侯耿弇,告了馬援一狀:“前次我上書建議當先進攻充縣,糧雖難運而兵馬得以展開使用,軍人數萬爭先奮進。今困在壺頭不得進,大衆憂郁將死,實可痛惜。前次到臨鄉,賊無故自己到來,當時如果乘夜攻擊,就可消滅掉。伏波用兵像西域的賈胡,到一處後就止步不前,因此失利。今果然困于疾疫,都如我所預言的一樣。”耿弇收到此信,當即奏知劉秀。劉秀就派虎贲中郎將梁松去責問馬援,並命他代監馬援的部隊。梁松到時,馬援已死。梁松舊恨難消,乘機誣陷馬援。劉秀大怒,追收馬援新息侯印绶。  梁松對馬援素有怨恨,原因比較複雜。一是馬援寫信告誡晚輩,梁松曾受到牽累。  馬援當年南征交趾,在前線聽說侄兒馬嚴、馬敦到處亂發議論,譏刺別人,而且跟一些輕狂不羁的人物結交往來,便立即寫信勸誡他們。信中舉杜季良之例。杜季良當時正任越騎司馬,他的仇人以馬援此信爲據,上奏章控告他,說他:“行爲輕薄,亂群惑衆,伏波將軍從萬裏外寫信回來以他訓誡兄子,而梁松、窦固與之交往,將煽動輕佻虛僞,敗亂我中華。”劉秀覽此奏章,把窦固、梁松召來嚴加責備,並且把奏章和馬援的信給他們看。二人叩頭流血,才免去罪過。結果杜季良被罷官,龍伯高則被升任零陵太守。  當初南征交趾時,馬援常吃一種叫薏苡的植物果實。這薏苡能治療筋骨風濕,避除邪風瘴氣。由于當地的薏苡果實碩大,馬援班師回京時,就拉了滿滿一車,准備用來做種子。當時人見馬援拉了一車東西,以爲肯定是南方出産的珍貴稀有之物。于是權貴們都希望能分一點,分不到便紛紛議論,說馬援的壞話。但馬援那時正受劉秀寵信,所以沒人敢跟皇帝說。馬援死後,有人上書說馬援曾搜刮了一車珍珠文犀運回。馬武、侯昱等人也上表章,說馬援確曾運回過一車珍稀之物。劉秀更加憤怒。  馬援的家人不知皇帝爲何如此震怒,不知馬援究竟身犯何罪,惶懼不安。馬援的屍體運回,不敢埋和原來的墳地,只買了城西幾畝地,草草埋葬在那裏。馬援的賓朋故舊,也不敢到馬家去吊唁,景況十分淒涼。葬完馬援後,馬援的侄兒馬嚴和馬援的妻子兒女們到朝廷請罪。劉秀拿出梁松的奏章給他們看,馬援夫人知道事情原委後,先後六次向皇帝上書,申訴冤情,言辭淒切。劉秀這才命令安葬馬援。  前任雲陽令朱勃也上書爲馬援鳴不平。  公元60年(永平三年),馬援的女兒被立爲皇後。漢明帝在雲台圖畫建武年間的名臣列將,爲了避椒房之嫌,單單沒畫馬援。東平王劉蒼觀看圖像時,問明帝道:“爲什麽不畫伏波將軍的像呢?”明帝笑而未答。  公元74年(永平十七年),馬援夫人去世,朝廷方才爲馬援聚土爲墳,植樹爲標記,建築祠堂。78年(建初二年),漢章帝派五官中郎將持節追加策封,谥馬援爲忠成侯。

作者介紹

馬援 馬援 馬援(前14年-49年),字文渊。扶风茂陵(今陕西省兴平市窦马村)人。著名军事家,东汉开国功臣之一。馬援是最著名的伏波将军,被人尊称为“马伏波”。

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由網友上傳(或整理自網絡),原作者已無法考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好看AV中文字幕在线观看网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,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/wenzhang/10762.html

馬援的詩詞

熱門名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