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

?

念奴嬌·避地溢江書于新亭鑒賞二

憑高遠望,見家鄉、只在白雲深處。鎮日思歸歸未得,孤負殷勤杜宇。故國傷心,新亭淚眼,更灑潇潇雨。長江萬裏,難將此恨流去。
遙想江口依然,鳥啼花謝,今日誰爲主。燕子歸來,雕梁何處,底事呢喃語。最苦金沙,十萬戶盡,作血流漂杵。橫空劍氣,要當一洗殘虜。

  上片開頭即直抒思鄉情緒,憑高遠望家鄉,只見一片白雲茫茫。六朝人已以白雲爲思念親友的比喻。《新唐書?狄仁傑傳》載:“仁傑赴任于並州,登太行,南望白雲孤飛,謂左右曰:‘吾親所居,近此雲下!’悲泣,伫立久之,候雲移乃行。”這裏暗用此典,表現了強烈的思親思鄉的悲淒之情。接二句又補說:整天想回家鄉,但回不去。語氣表面平淡,內則極爲悲憤,因爲不能回去的原因,是那裏被敵人占領了,白白辜負了杜鵑鳥“不如歸去”的殷勤叫聲。這是無可奈何的自我解嘲。實則在鳥的“不如歸去”叫聲中,更突出了有家不得歸的悲淒感情。下面調轉筆觸寫眼前:我正在新亭上爲懷念家鄉而悲淒流淚,亭外潇潇雨聲,更增加了悲涼氣氛。這裏暗用新亭對泣的典故,表明不是一般的懷鄉之情,而主要是悲歎國土淪喪。結三句大阖,眼前的長江,盡管有萬裏長,也難以流盡我這家國之恨。語極樸實,情極沈重。比喻形象,可與李煜的“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”媲美。

  換頭承上,設想蕲州目前的情景,江口依然跟當年一樣,鳥啼花謝,可是地已易主,景是人非了。“江口”,是蕲水在蕲州城流入長江的地方。這是由于上片結句寫到長江,也是詞人所面對的景色,自然而然引起的聯想。以下六句,追述敵人侵擾帶給蕲州的災難。前後三句各有所側重。“燕子”三句,通過燕子找不到舊巢,寫城市被破壞的情景。不懂人事變化的燕子,照常飛來,可它們在呢喃低語:怎麽往年築巢的雕梁找不到了?這裏用的是擬人化手法,暗示蕲州被金人燒殺掠奪一空,幾成廢墟。筆觸極淡,感情卻極爲沈痛,且含有對敵人的強烈仇恨。“最苦”三句,則用直接描寫的手法,寫出當時人民被屠殺的悲慘情景。金沙,據清嘉靖《蕲州志》載:“金沙湖,在州東十裏,又名東湖。”這裏指代蕲州。宋代蕲州在這次金兵侵擾前從未遭受過兵火,比較富庶,戶口較多。說“十萬戶盡”、“血流漂杵”,當非誇張,而屬紀實。這是作者親眼目睹的慘狀,控訴了金兵的殘暴。結句表示只要有淩雲的壯志,一定會殺盡敵人,報仇雪恨;表現了必勝的信念,和對敵人的蔑視,铿锵有力,振起全詞。

  词抒发逃难在外,思念家乡的情绪,但不同于一般的怀乡之作,而是如实地反映了一次曆史事件,揭露了敌人的暴行。艺术特点在于逻辑层次和感情层次的统一:由思乡而叹归不得,由归不得而忧国,由忧国而叹土地易主,由易主而至生灵涂炭,由生灵涂炭而至一洗残虏。构思缜密新颖。

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由網友上傳(或整理自網絡),原作者已無法考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好看AV中文字幕在线观看网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,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/wenzhang/10006.html

熱門名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