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

?

《水經注·卷四十》

  江以南至日南郡二十水,禹貢山水澤地所在,江水出三天子都,《山海經》謂之浙江也。《地理志》雲:水出丹陽黟縣南蠻中,北徑其縣,南有博山,山上有石,特起十丈,上峰若劍杪。時有靈鼓潛發,正長臨縣,以山鼓爲候,一鳴,官長一年,若長雷發聲,則官長不吉。浙江又北曆黟山,縣居山之陽,故縣氏之。漢成帝鴻嘉二年,以爲廣德國,封中山憲王孫雲客王于此。晉太康中,以爲廣德縣,分隸宣城郡。會稽陳業,潔身清行,遁迹此山。浙江又北徑歙縣東,與一小溪合。水出縣東北翁山,西徑故城南,又西南入浙江。又東徑遂安縣南。溪廣二百步,上立杭以相通,水甚清深,潭不掩鱗,故名新定。分歙縣立之。晉太康中,又改從今名。浙江又左合絕溪,溪水出始新縣西,東徑縣故城南,爲東西長溪。溪有四十七濑,濬流驚急,奔波聒天。孫權使賀齊討黟、歙山賊,賊固黟之林曆山,山甚峻絕,又工禁五兵。齊以鐵杙椓山,升出不意,又以白棓擊之,氣禁不行,遂用奇功平賊。于是立始新之府于歙之華鄉,令齊守之,後移出新亭。晉太康元年,改曰新安郡。溪水東注浙江。浙江又東北徑建德縣南。縣北有烏山,山下有廟,廟在縣東七裏。廟渚有大石,高十丈,圍五尺,水濑濬激而能致雲雨。浙江又東徑壽昌縣南,自建德至此,八十裏中有十二濑,濑皆峻險,行旅所難。縣南有孝子夏先墓,先少喪二親,負土成墓。數瓴粍侔В洹U憬直睆叫鲁强h,桐溪水注之。水出吳興郡于潛縣北天目山。山極高峻,崖嶺竦疊,西臨峻澗。山上有霜木,皆是數百年樹,謂之翔鳳林。東面有瀑布,下注數畝深沼,名曰浣龍池。他水南流徑縣西,爲縣之西溪。溪水又東南與紫溪合。水出縣西百丈山,即潛山也。山水東南流,名爲紫溪,中道夾水,有紫色磐石,石長百余丈,望之如朝霞。又名此水爲赤濑,蓋以倒影在水故也。紫溪又東南流,徑白石山之陰。山甚峻極,北臨紫溪。又東南連山夾水,兩峰交峙,反項對石,往往相捍。十余裏中,積石磊砢,相挾而上,澗下白沙細石,狀若霜雪。水木相映,泉石爭晖,名曰樓林。紫溪東南流,徑桐廬縣東爲桐溪。孫權藉溪之名以爲縣目,割富春之地,立桐廬縣。自縣至于潛,凡十有六濑,第二是嚴陵濑。濑帶山,山下有一石室。漢光武帝時,嚴子陵之所居也。故山及濑,皆即人姓名之。山下有磐石,周回十數丈,交枕潭際,蓋陵所遊也。桐溪又東北:徑新城縣入浙江。縣故富春地,孫權置,後省並桐廬,鹹和九年,複立爲縣。浙江又東北入富陽縣,故富春也,晉後名春,改曰富陽也。東分爲湖浦。浙江又東北徑富春縣南,縣故王莽之誅歲也。江南有山,孫武皇之先所葬也。漢末,墓上有光,如雲氣屬天。黃武五年,孫權以富春爲東安郡,分置諸郡,以討士宗。浙江又東北徑亭山西,山上有孫權父冢。

  北過余杭,東入于海。

  浙江徑縣左,合余幹大溪。江北即臨安縣界,水北對郭文宅,宅傍山面溪,宅東有郭文墓。晉建武元年,骠騎王導迎文,置之西園。文逃此而終,臨安令改葬之。建武十六年,縣民郎稚作亂,賀齊討之。孫權分余杭,立臨水縣,晉改曰臨安縣,因岡爲城,南門尤高。謝安莅郡遊縣,徑此門,以爲難爲亭長。浙江又東徑余杭故縣南,新縣北。秦始皇南遊會稽,途出是地,因立爲縣。王莽之淮睦也。漢末陳渾移築南城,縣後溪南大塘,即渾立以防水也。縣南有三碑,是顧揚、範甯等碑。縣南有大壁山,郭文自陸渾遷居也。浙江又東徑烏傷縣北,王莽改曰烏孝,《郡國志》謂之烏傷。《異苑》曰:東陽顔烏以淳孝著聞,後有群烏助銜土塊爲墳,烏口皆傷,一境以爲顔烏至孝,故致慈烏,欲令孝聲遠聞,又名其縣曰烏傷矣。浙江又東北流至錢塘縣,谷水入焉。水源西出太末縣,縣是越之西鄙,姑蔑之地也。秦以爲縣。王莽之末理也。吳寶鼎中,分會稽立,隸東陽郡。谷水東徑獨松故冢下,冢爲水毀,其磚文:筮言吉,龜言凶,百年墮水中。今則同龜繇矣。谷水又東徑長山縣南,與永康溪水合,縣即東陽郡治也。縣,漢獻帝分烏傷立;郡,吳寶鼎中分會稽置。城居山之陽,或謂之長仙縣也,言赤松采藥此山,因而居之,故以爲名。後傳呼乖謬,字亦因改。溪水南出永康縣。縣,赤烏中分烏傷上浦立。劉敬叔《異苑》曰:孫權時,永康縣有人入山,遇一大龜,即束之以歸。龜便言曰:遊不量時,爲君所得。擔者怪之,載出,欲上吳王。夜宿越裏,纜船于大桑樹。宵中,樹忽呼龜曰:元緒,奚事爾也?龜曰:行不擇日,今方見烹,雖盡南山之樵,不能潰我。樹曰:諸葛元遜識性淵長,必致相困。令求如我之徒,計將安治?龜曰:子明,無多辭。既至建業,權將煮之,燒柴萬車,龜猶如故。諸葛格曰:燃以老桑乃熟。獻人仍說龜言,權使伐桑,取煮之即爛。故野人呼龜曰元緒。其水飛湍北注,至縣南門,入谷水。谷水又東,定陽溪水注之。水上承信安縣之蘇姥布。縣本新安縣,晉武帝太康三年改曰信安。水懸百余丈,濑勢飛注,狀如瀑布。濑邊有石如床,床上有石牒,長三尺許,有似雜采帖也。《東陽記》雲:信安縣有懸室坂。晉中朝時,有民王質,伐木至石室中,見童子四人,彈琴而歌。質因留,倚柯聽之。童子以一物如棗核與質,質含之,便不複饑。俄頃,童子曰:其歸。承聲而去,斧柯漼然爛盡。既歸,質去家已數十年,親情凋落,無複向時比矣。其水分納衆流,混彼東逝,徑定陽縣。夾岸緣溪,悉生支竹,及芳枳木連,雜以霜菊金橙。白沙細石,狀如凝雪。石溜湍波,浮響無辍。山水之趣,尤深人情。縣,漢獻帝分信安立,溪亦取名焉。溪永又東徑長山縣北,北對高山。山下水際,是赤松羽化之處也。炎帝少女追之,亦俱仙矣。後人立廟于山下。溪水又東入于谷水,谷水又東徑烏傷縣之雲黃山,山下臨溪水,水際石壁傑立,高百許丈。又與吳甯溪水合。水出吳甯縣下,徑烏傷縣入谷,謂之烏傷溪水。閩中有徐登者,女子化爲丈夫,與東陽趙昞,並善越方,時遭兵亂,相遇于溪,各示所能。登先禁溪,水爲不流。昞次禁枯柳,柳爲生荑。二人相示而笑。登年長,昞師事之。後登身故,昞東入章安,百姓未知;昞乃升茅屋,梧鼎而爨、主人驚怪,昞笑而不應,屋亦不損。又嘗臨水求渡,船人不許。昞乃張蓋坐中,長嘯呼風,亂流而濟。于是百姓神服,從者如歸,章安令惡而殺之,民立祠于永甯,而蚊蚋不能入。昞秉道懷術,而不能全身避害,事伺苌弘,宋元之龜,厄運之來,故難救矣。谷水又東入錢唐縣,而左入浙江。故《地理志》曰:谷水自太末東北至錢唐入浙江是也。浙江又東徑靈隱山,山在四山之中,有高崖洞穴,左右有石室三所,又有孤石壁立,大三十圍,其上開散,狀如蓮花。昔有道士,長往不歸,或因以稽留爲山號。山下有錢唐故縣。浙江徑其南,王莽更名之曰泉亭。《地理志》曰:會稽西部都尉治。《錢唐記》曰:防海大塘在縣東一裏許,郡議曹華信家議立此塘,以防海水。始開募,有能致一斜土者,即與錢一千。旬月之間,來者雲集,塘未成而不複取。于是載土石者皆棄而去,塘以之成,故改名錢塘焉。縣南江側有明聖湖。父老傳言,湖有金牛,古見之,神化不測,湖取名焉。縣有武林山,武林水所出也。阚駰雲:山出錢水,東入海。《吳地記》言,縣惟浙江,今無此水。縣東有定、包諸山,皆西臨浙江。水流于兩山之間,江川急浚,兼濤水晝夜再來,來應時刻,常以月晦及望尤大,至二月、八月最高,峨峨二丈有余。《吳越春秋》以爲子胥、文種之神也。昔子胥亮于吳,而浮屍于江。吳人憐之,立祠于江上,名曰胥山。《吳錄》雲:胥山在太湖邊,去江不百裏,故曰江上。文種誠于越,而伏劍于山陰,越人哀之,葬于重山。文種既葬一年,子胥從海上負種俱去,遊夫江海。故潮水之前揚波者,伍子胥,後重水者,大夫種。是以枚乘曰:濤無記焉。然海水上潮,江水逆流,似神而非,于是處焉。秦始皇三十七年,將遊會稽,至錢唐,臨浙江,所不能渡,故道余杭之西津也。浙江北合诏息湖,湖本名阼湖,因秦始皇帝巡狩所憩,故有诏息之名也。浙江又東合臨平湖。《異苑》曰:晉武時,吳郡臨平岸崩,出一百鼓,打之無聲,以問張華。華雲:可取蜀中桐材,刻作魚形,扣之則鳴矣。于是如言,聲聞數十裏。劉道民詩曰:事有遠而合,蜀桐鳴吳石。傳言此湖草壅塞,天下亂,是湖開,天下平。孫皓天玺元年,吳郡上言,臨平湖自漢末穢塞,今更開通。又于湖邊得石函,函中有小石,青白色,長四寸,廣二寸余,刻作皇帝字。于是改天冊爲天玺元年。孫盛以爲元皇中興之符征,五湖之石瑞也。《錢唐記》曰:桓玄之難,湖水色赤,熒熒如丹。湖水上通浦陽江,下注浙江,名曰東江,行旅所從以出浙江也。浙江又徑固陵城北,昔範蠡築城于浙江之濱,言可以固守,謂之固陵,今之西陵也。浙江又東徑柤塘,謂之柤渎。昔太守王朗拒孫策,數戰不利。孫靜果說策曰:朗負阻城守,難可卒拔。柤渎去此數十裏,是要道也。若從此出,攻其無備。破之必矣。策從之,破朗于涸陵。有西陵湖,亦謂之西城湖。湖西有湖城山,東有夏架山。湖水上承妖臯溪而下注浙江。又徑會稽山陰縣,有苦竹裏,裏有舊城,言句踐封範蠡子之邑也。浙江又東與蘭溪合,湖南有天柱山,湖口有亭,號曰蘭亭,亦曰蘭上裏。太守王羲之、謝安兄弟,數往造焉。吳郡太守謝勖封蘭亭侯,蓋取此亭以爲封號也。太守王羲之,移亭在水中。晉司空何無忌之臨郡也,起亭于山椒,極高盡眺矣。亭宇雖壞,基陛尚存。浙江又徑越王允常冢北,冢在木客村。耆彥雲:句踐使工人伐榮楯。欲以獻吳,久不得歸,工人憂思,作《木客吟》。後人因以名地。句踐都琅邪,欲移允常冢,冢中生分風,飛沙射人,人不得近。句踐謂不欲,遂止。浙江又東北得長湖口,湖廣五裏,東西百三十裏,沿湖開水門六十九所,下溉田萬頃,北瀉長江。湖南有覆鬥山,周五百裏,北連鼓吹山,山西枕長溪,溪水下注長湖。山之西嶺有賀台,越入吳,還而成之,故號曰賀台矣。又有秦望山,在州城正南,爲衆峰之傑,陟境便見。《史記》雲:秦始皇登之以望南海。自平地以取山頂七裏,懸隥孤危,徑路險絕。《記》雲:扳蘿扪葛,然後能升。山上無甚高木,當由地迥多風所致。山南有嶕岘,岘裏有大城,越王無余之舊都也。故《吳越春秋》雲:句踐語範蠡曰:先君無余,國在南山之陽,社稷宗廟在湖之南。又有會稽之山,古防山也,亦謂之爲茅山,又曰棟山。《越絕》雲:棟猶鎮也。蓋《周禮》所謂揚州之鎮矣。山形四方,上多金玉,下多玦石。《山海經》曰:夕水出焉,南流注于湖。《吳越春秋》稱覆釜山之中,有金簡玉字之書,黃帝之遺谶也。山下有禹廟,廟有聖姑像。《禮樂緯》雲:禹治水畢,天賜神女聖姑,即其像也。山上有禹冢。昔大禹即位十年,東巡狩,崩于會稽,因而葬之。有鳥來爲之耘,春拔草根,秋啄其穢,是以縣官禁民不得妄害此鳥,犯則刑無赦。山東有湮井,去廟七裏,深不見底,謂之禹井,雲東遊者多探其穴也。秦始皇登會稽山刻石紀功,尚存山側,孫暢之《述書》雲:丞相李斯所篆也。又有石匮山,石形似匮,上有金簡玉字之書,言夏禹發之,得百川之理也。又有射的山,遠望山的狀若射侯,故謂射的。射的之西,有石室,名之爲射堂。年登否常占射的。以爲貴賤之准。的明則米賤,的暗則米貴,故諺雲:射的白,斛米百,射的玄,斛米千。北則石帆山,山東北有孤石,高二十余丈,廣八丈,望之如帆,因以爲名。北臨大湖,水深不測,傳與海通。何次道作郡,常于此水中得烏賊魚。南對精廬,上蔭修木,下瞰寒泉。西連會稽山,皆一山也。東帶若邪溪,《吳越春秋》所謂歐冶涸而出銅,以成五劍。溪水上承嶕岘麻溪,溪之下,孤潭,周數畝,甚清深,有孤石臨潭。乘崖俯視,猿狖驚心,寒木被潭,森沈駭觀。上有一栎樹,謝靈運與從弟惠連常遊之,作連句,題刻樹側。麻潭下注若邪溪,水至清照,衆山倒影,窺之如畫。漢世劉寵作郡,有政績,將解任去治,此溪父老,人持百錢出送,寵各受一文。然山棲遁逸之士,谷隱不羁之民,有道則見,物以感遠爲貴,荷錢致意,故受者以一錢爲榮,豈藉費也,義重故耳。溪水下注大湖。邪溪之東,又有寒溪,溪之北有鄭公泉,泉方數丈,冬溫夏涼。漢太尉鄭弘宿居潭側,因以名泉。弘少以苦節自居,恒躬采伐,用貿糧膳。每出入溪津,常感神風送之,雖憑舟自運,無杖楫之勞。村人貪藉風勢,常依隨往還,有淹留者,徒輩相謂,汝不欲及鄭風邪?其感致如此。湖水自東亦往江通海,水側有白鹿山。山北湖塘上舊有亭,吳黃門郎楊哀明居于弘訓裏,太守張景數往造焉,使開渎作埭,埭之西作亭,亭、埭皆以楊爲名。孫恩作賊,從海來,楊亭被燒,後複修立,厥名猶在。東有銅牛山,山有銅穴,三十許丈,穴中有大樹神廟。山上有冶宮,山北湖下有練塘裏。《吳越春秋》雲:旬踐練冶銅錫之處。采炭于南山,故其間有炭渎。句踐臣吳,吳王封句踐于越百裏之地,東至炭渎是也。縣南九裏有侯山,山孤立長湖中。晉車騎將軍孔敬康少時,遁世棲迹此山。湖北有三小山,謂之鹿野山,在縣南六裏,按《吳越春秋》,越之麋苑也。山有石室,言越王所遊息處矣。縣南湖北有陳音山。楚之善射者曰陳音,越王問以射道,又善其說,乃使簡士習射北郊之外。按《吳越春秋》,音死,葬于國西山上。今陳音山乃在國南五裏。湖北有射堂及諸邸舍,連衍相屬。又于湖中築塘,直指南山,北即大越之國。秦改爲山陰縣,會稽郡治也。太史公曰:禹會諸侯計于此,命曰會槽。會稽者,會計也。始以山名,因爲地號。夏後少康封少子杼以奉禹祠爲越。世曆殷、周,至于允常,列于《春秋》。允常卒,句踐稱王,都于會稽。《吳越春秋》所謂越王都埤中,在諸暨北界。山陰康樂裏有地名邑中者,是越事吳處。故北其門,以東爲右,西爲左,故雙阙在北門外。阙北百步有雷門,門樓兩層,句踐所造,時有越之舊木矣。州郡館宇,屋之大瓦,亦多是越時故物。句踐霸世,徙都琅邪,後爲楚伐,始還浙東。城東郭外有靈汜,下水甚深,舊傳下有地道,通于震澤。又有句踐所立宗廟,在城東明裏中甘滂南。又有王笥、竹林、雲門、天柱精舍,並疏山創基,架林裁宇,割澗延流,盡泉石之好,水流徑通。浙江又北徑山陰縣西。西門外百余步有怪山,本琅邪郡之東武縣山也,飛來徙此,壓殺數百家。《吳越春秋》稱怪山者,東武海中山也,一名自來山,百姓怪之,號曰怪山。亦雲:越王無疆爲楚所伐,去琅邪,止東武,人隨居山下。遠望此山,其形似龜,故亦有龜山之稱也。越起靈台于山上,又作三層樓以望雲物。川土明秀,亦爲勝地。故王逸少雲:從山陰道上,猶如鏡中行也。浙江之上,又有大吳王、小吳王村,並是阖闾、夫差伐越所舍處也。今悉民居,然猶存故目。昔越王爲吳所敗,以五千余衆,棲于稽山,卑身待士,施必及下。《呂氏春秋》曰:越王之棲于會稽也,有酒投江,民飲其流,而戰氣自倍。所投即浙江也。許慎、晉灼並言江水至山陰爲浙江。江之西岸有朱室塢,句踐百裏之封,西至朱室,謂此也。浙江又東北徑重山西,大夫文種之所葬也。山上有白樓亭,亭本在山下,縣令殷朗移置今處。沛國桓俨,避地會稽,聞陳業履行高潔,往候不見,俨後浮海,南入交州,臨去,遺書與業,不因行李系白樓亭柱而去。升陟遠望,山湖滿目也。永建中,陽羨周嘉上書,以縣遠赴會至難,求得分置,遂以浙江西爲吳,以東爲會稽。漢高帝十二年,一吳也,後分爲二,世號三吳,吳興、吳郡,會稽其一焉。浙江又東徑禦兒鄉,《萬善曆》曰:吳黃武六年正月,獲彭绮。是歲,由拳西鄉有産兒,墮地便能語,雲:天方明,河欲清。鼎腳折,金乃生。因是诏爲語兒鄉。非也。禦兒之名遠矣,蓋無智之徒,因藉地名,生情穿鑿耳。《國語》曰:句踐之地,北至禦兒是也。安得引黃武證地哉?韋昭曰:越北鄙在嘉興。浙江又東徑柴辟南,舊吳楚之戰地矣。備候于此,故謂之辟塞,是以《越絕》稱吳故從由拳、辟塞渡會稽,湊山陰是也。又徑永興縣北,縣在會稽東北百二十裏,故余暨縣也。應劭曰:阖闾弟夫概之所邑。王莽之余衍也。漢末,童謠雲:天子當興東南三余之間。故孫權改曰永興。縣濱浙江,又東合浦陽江,江水導源烏傷縣,東徑諸暨縣,與泄溪合。溪廣數丈,中道有兩高山夾溪,造雲壁立,凡有五泄。下泄懸三十余丈,廣十丈,中三泄不可得至,登山遠望,乃得見之。懸百余丈,水勢高急,聲震水外。上泄懸二百余丈,望若雲垂,此是瀑布,土人號爲泄也。江水又東徑諸暨縣南,縣臨對江流,江南有射堂。縣北帶烏山,故越地也。先名上諸暨,亦曰何無矣。故《國語》曰:句踐之地,南至句無。王莽之疏虜也。夾水多浦,浦中有大湖,春夏多永,秋冬涸淺。江水又東南徑剡縣,與白石山水會。山上有瀑布,懸水三十丈,下注浦陽江。浦陽江水又東流南屈,又東回北轉,徑剡縣東,王莽之盡忠也。縣開東門向江,江廣二百余步,自昔耆舊傳,縣不得開南門,開南門則有賊盜。江水翼縣轉注,故有東渡、西汲焉。東南二渡,通臨海,並泛單船爲浮航。西渡通東陽,並二十五船爲橋航。江邊有查浦,浦東行二百余裏,與句章接界。浦裏有六裏,有五百家,並夾浦居,列門向水,甚有良田。有青溪、余洪溪、大發溪、小發溪,江上有溪,六溪列溉,散入江。夾溪上下,崩崖若傾,東有簟山、南有黃山,與白石三山,爲縣之秀峰。山下衆流泉導,湍石激波,浮險四注。浦陽江又東徑石橋,廣八丈,高四丈。下有石井,口徑七尺,橋上有方石,長七尺,廣一丈二尺。橋頭有磐石,可容二十人坐。溪水兩旁悉高山,山有石壁二十許丈,溪中相攻,赑響外發,未至橋數裏,便聞其聲。江水北徑嵊山,山下有亭,亭帶山臨江,松嶺森蔚,沙渚平靜。浦陽江又東北徑始甯縣山之成功峤。峤壁立臨江,欹路峻狹,不得並行。行者牽木稍進,不敢俯視。峤酉有山,孤峰特上,飛禽罕至。嘗有采藥者,沿山見通溪,尋上,于山頂樹下,有十二方石,地甚光潔。還複更尋,遂迷前路。言諸仙之所憩宴,故以壇宴名山。峤北有浦,浦口有廟,廟甚靈驗,行人及樵伐者皆先敬焉。若相侵竊,必爲蛇虎所傷。北則山與山接,二山雖曰異縣,而峰嶺相連。其間傾澗懷煙,泉溪引霧,吹畦風馨,觸岫延賞。是以王元琳謂之神明境,事備謝康樂《山居記》。浦陽江自山東北,徑太康湖,車騎將軍謝玄田居所在。右濱長江,左傍連山,平陵修通,澄湖遠鏡。于江曲起樓,樓側悉是桐梓,森聳可愛,居民號爲桐亭樓,樓兩面臨江,盡升眺之趣。蘆人漁子,泛濫滿焉。湖中築路,東出趨山,路甚平直。山中有三精舍,高甍淩虛、垂檐帶空,俯眺平林,煙沓在下,水陸甯晏,足爲避地之鄉矣。江有琵琶圻,圻有古冢墮水,甓有隱起字雲:筮吉龜凶,八百年,落江中。謝靈運取甓詣京,鹹傳觀焉。乃如龜繇,故知冢已八百年矣。浦陽江又東北徑始甯縣西,本上虞之南鄉也。漢順帝永建四年,陽羨周嘉上書,始分之。舊治水西,常有波潮之患。晉中興之初,治今處。縣下有小江,源出山,謂之浦,徑縣下西流注于浦陽山,下注此浦。浦西通山陰浦而達于江。江廣百丈,狹處二百步,高山帶江,重蔭被水,江閱漁商,川交樵隱,故桂掉蘭枻,望景爭途。江南有故城,大尉劉牢之討孫恩所築也。江水東徑上虞縣南,王莽之會稽也。本司鹽都尉治,地名虞賓。《晉太康地記》曰:舜避丹朱于此,故以名縣,百官從之,故縣北有百官橋。亦雲:禹與諸侯會事訖,因相虞樂,故曰上虞。二說不同,未詳孰是?縣南有蘭風山,山少木多石,驿路帶山;傍江路邊皆作欄幹。山有三嶺,枕帶長江,苕苕孤危,望之若傾。緣山之路,下臨大川,皆作飛閣欄幹,乘之而渡,謂此三嶺爲三石頭。丹陽葛洪遁世居之,基井存焉。琅邪王方平性好山水,又愛宅蘭風,垂釣于此,以永終朝。行者過之,不識,問曰:賣魚師,得魚賣否?方平答曰:釣亦不得,得複不賣。亦謂是水爲上虞江。縣之東郭外有漁浦湖,中有大獨、小獨二山。又有覆舟山。覆舟山下有漁浦王廟,廟今移入裏山。此三山孤立水中。猢外有青山、黃山、澤蘭山,重岫疊嶺,參差入雲。澤蘭山頭有深潭,山影臨水,水色青綠。山中有諸塢,有石健一所,右臨白馬潭。潭之深無底,傳雲創湖之始,邊塘屢崩,百姓以白馬祭之,因以名水。湖之南,即江津也。江南有上塘、陽中二裏。隔在湖南,常有水患。太守孔靈符遏蜂山前湖以爲埭。埭下開渎,直指南津。又作水楗二所以舍,此江得無淹潰之害。縣東有龍頭山,山崖之間有石井,冬夏常冽清泉,南帶長江,東連上陂。江之道南有《曹娥碑》。娥父旴,迎濤溺死,娥時年十四,哀父屍不得,乃號踴江介,因解衣投水,祝曰:若值父屍,衣當沈。若不值,衣當浮。裁落便沈,娥遂于沈處赴水而死。縣令度尚,使外甥邯鄲子禮爲碑文,以彰孝烈。江濱有馬目山,洪濤一上,波隱是山,勢淪嵊亭,間曆數縣,行者難之。縣東北上,亦有孝子楊威母墓。威少失父,事母至孝,常與母入山采薪,爲虎所逼,自計不能禦,于是抱母,且號且行,虎見其情,遂弭耳而去。自非誠貫精微,孰能理感于英獸矣。又有吳渎,破山導源,注于肯江。上虞江東徑周市而注永興。《地理志》雲:縣有仇亭,柯水東入海。仇亭在縣之東北十裏江北,柯水疑即江也。又東北徑永興縣東與浙江合,謂之浦陽江。《地理志》又雲:縣有蕭山,潘水所出,東入海。又疑是浦陽江之別名也,自外無水以應之。浙江又東注于海。故《山海經》曰:浙江在閩西北入海。韋昭以松江、浙江、浦陽江爲三江。

  斤江水出交阯龍編縣,東北至郁林領方縣,東注于郁。

  《地理志》雲:徑臨塵縣至領方縣,注于郁。

  容容、夜、湛、乘、牛渚、須無、無濡、營進、皇無、地零、侵離、侵離水出廣州晉興郡,郡以太康中分郁林置。東至臨塵,入郁。

  無會、重濑、夫省、無變、由蒲、王都、融、勇外,此皆出日南郡西,東入于海。容容水在南垂,名之,以次轉北也。

  右二十水,從江已南至日南郡也。

  嵩高爲中嶽,在穎川陽城縣西北。

  《春秋說題辭》曰:陰含陽,故石凝爲山。《國語》曰:禹封九山,山,土之聚也。《爾雅》曰:山大而高曰崧。合而言之爲崧高,分而名之爲二室,西南有少室,東北有太室。《嵩高山記》曰:山下岩中有一石室,雲有自然經書,自然飲食。又雲:山有玉女台,言漢武帝嘗見之,因以名台。

  泰山爲東嶽,在泰山博縣西北。

  岱宗也。王者封禅于其山,示增高也。有金策玉檢之事焉。霍山爲南嶽,在廬江灊縣西南。

  天柱山也。《爾雅》雲:大山宮,小山爲霍,《開山圖》曰:其山上侵神氣,下固窮泉。

  華山爲西嶽,在弘農華陰縣西南。

  《古文》之惇物山也。

  雷首山在河東蒲坂縣東南。

  砥柱山在河東大陽縣東河中。

  王屋山在河東垣縣東北也。

  昔黃帝受丹訣于是山也。

  大行山在河內野王縣西北。

  王烈得石髓處也。

  恒山爲北嶽,在中山上曲陽縣西北。

  碣石山在遼西臨渝縣南水中也。

  大禹鑿其石,夾右而納河,秦始皇、漢武帝皆嘗登之。海水西侵,歲月逾甚,而苞其山,故言水中矣。

  析城山在河東濩澤縣西南。

  大嶽山在河東永安縣。

  壺口山在河東北屈縣東南。

  龍門山在河東皮氏縣西。

  梁山在馮翊夏陽縣西北河上。

  荊山在馮翊懷德縣南。

  岐山在扶風美陽縣西北。

  汧山在扶風汧縣之西也。

  隴山、終南山、惇物山在扶風武功縣西南也。

  西傾山在隴西臨洮縣西南。

  《禹貢》中條山也。

  .冢山在隴西氐道縣之南。

  南條山也。

  鳥鼠同穴山在隴西首陽縣西南。

  鄭玄曰:鳥鼠之山有鳥焉,與鳥飛行而處之。又有止而同穴之山焉,是二山也。鳥名爲,似雞而黃黑色,鼠如家鼠而短尾,穿地而共處,鼠內而鳥外。孔安國曰:共爲雌雄。杜彥達曰:同穴止宿,養子互相哺食,長大乃止。張晏言不相爲牝牡,故因以名山。

  積石在隴西河關縣西南。

  《山海經》雲:山在鄧林東,河所入也。

  都野澤在武威縣東北。

  縣在姑臧城北三百裏,東北即休屠澤也,《古文》以爲豬野也。其水上承姑臧武始澤,澤水二源,東北流爲一水,徑姑臧縣故城西,東北流,水側有靈淵池。王隱《晉書》曰:漢末,博士燉煌侯瑾,善內學,語弟子曰:涼州城西,泉水當竭,有雙阙起其上。至魏嘉平中,武威太守條茂,起學舍,築阙于此泉。太守填水,造起門樓,與學阙相望。泉源徙發,重導于斯,故有靈淵之名也。澤水又東北流徑馬城東,城即休屠縣之故城也。本匈奴休屠王都。謂之馬城河,又東北與橫水合,水出姑臧城下,武威郡,涼州治。《地理風俗記》曰:漢武帝元朔三年,改雍曰涼州,以其金行,土地寒涼故也。遷于冀,晉徙治此。王隱《晉書》曰:涼州有龍形,故曰臥龍城。南北七裏,東西三裏,本匈奴所築也。及張氏之世居也,又增築四城,箱各千步,東城殖園果,命曰講武場,北城殖園果,命曰玄武圃,皆有宮殿。中城內作四時宮,隨節遊幸,並舊城爲五。街衢相通,二十二門。大繕官殿觀閣,采绮妝飾,擬中夏也。其水側城北流,注馬城河。河水又東北,清澗水入焉,俗亦謂之爲五澗水也。水出姑臧城東,而西北流注馬城河。河水又與長泉水合,水出姑臧東揟次縣,王莽之播德也。西北曆黃沙阜,而東北流注馬城河,又東北徑宣成縣故城南,又東北徑平澤、晏然二亭東,又東北徑武威縣故城東。漢武帝太初四年,匈奴渾邪玉殺休屠王,以其衆置武威縣,武威郡治。王莽更名張掖。《地理志》曰:谷水出姑臧南山,北至武威入海。屆此水流兩分,一水北入休屠澤,俗謂之爲西海;一水又東徑百五十裏入豬野,世謂之東海,通謂之都野矣。

  合離山在酒泉會水縣東北。

  合黎山也。

  流沙地在張掖居延縣東北。

  居延澤在其縣故城東北,《尚書》所謂流沙者也,形如月生五日也。弱水入流沙,流沙,沙與水流行也。亦言出鍾山,西行極崦嵫之山,在西海郡北。山有石赤白色,以兩石相打,則水潤。打之不已,潤盡則火出,山石皆然,炎起數丈,徑日不滅。有大黑風,自流沙出奄之,乃滅,其石如初。言動火之事,發疾經年,放不敢輕近耳。流沙又徑浮渚,曆壑市之國,又徑于鳥山之東,朝雲國西,曆昆山西南,出于過瀛之山。《大荒西經》雲:西南海之外,流沙出焉,徑夏後開之東,開上三嫔于天,得《九辯》與《九歌》焉。又曆員丘不死山之西,入于南海。

  三危山在燉煌縣南。

  《山海經》曰:三危之山,三青鳥居之。是山也,廣圓百裏,在鳥鼠山西,即《尚書》所謂竄三苗于三危也。《春秋傳》曰:允姓之奸,居于瓜州。瓜州,地名也。杜林曰:燉煌,古瓜州也。州之貢物,地出好瓜,民因氏之。瓜州之戎並于月氏者也。漢武帝元鼎六年,分酒泉置,南七裏有鳴沙山,故亦曰沙州也。

  朱圉山在天水北,冀城南。

  即冀縣山,有石鼓,《開山圖》謂之天鼓山。九州害起則鳴,有常應。

  又雲:石鼓山有石鼓,于星爲河鼓,星動則石鼓鳴,石鼓鳴則秦土有殃。鳴淺殃萬物,鳴深則殃君王矣。岷山在蜀郡湔氐道西。

  《漢書》以爲渎山者也。

  熊耳山在弘農盧氏縣東。

  是山也,谷水出其北林也。

  荊山在南郡臨沮縣東北。

  東條山也。卞和得玉璞于是山,楚王不理,懷璧哭于其下,王後使玉人理之,所謂和氏之玉焉。

  內方山在江夏竟陵縣東北。

  《禹貢注》:章山也。

  大別山在廬江安豐縣西南。

  外方山,崧高是也。

  桐柏山在南陽平氏縣東南。

  陪尾山在江夏安陸縣東北。

  衡山在長沙湘南縣南。

  禹治洪水,血馬祭衡山,于是得金簡玉字之書。按省玉字,得通水理也。九江地在長沙下巂縣西北。

  雲夢澤在南郡華容縣之東。

  東陵地在廬江金蘭縣西北。

  敷淺原地在豫章曆陵縣西。

  彭蠡澤在豫章彭澤縣西北。

  《尚書》所謂彭蠡既豬,陽鳥攸居也。

  中江在丹陽蕪湖縣西南,東至會稽陽羨縣,入于海。震澤在吳縣南五十裏。

  北江在毗陵北界,東入于海。

  峄陽山在下邳縣之西。羽山在東海祝其縣南也。

  縣即王莽之猶亭也。《尚書》殛鲧于羽山,謂是山也。山西有羽淵,禹父之所化,其神爲黃熊以入淵矣。故《山海經》曰:洪水滔天,鲧竊帝之息壤以堙水,不待帝命。帝令祝融殺鲧羽郊者也。

  陶丘在濟陰定陶縣之西南。

  陶丘,丘再成也。

  菏澤在定陶縣東。

  雷澤在濟陰成陽縣西北。

  菏水在山陽湖陸縣南。

  蒙山在太山蒙陰縣西南。

  大野澤在山陽巨野縣東北。

  大邳地在河南成臯縣北。

  《爾雅》曰:山一成謂之邳,然則大邳山名,非地之名也。明都澤在梁郡睢陽縣東北。

  益州沱水在蜀郡汶江縣西南。其一在郫縣西南,皆還入江。荊州沱水在南郡枝江縣。

  三澨地在南郡邔縣北沱。

  《尚書》曰:導漢水,過三澨。《地說》曰:沔水東行,過三澨合流,觸大別山阪。故馬融、鄭玄、王肅。孔安國等,鹹以爲三澨,水名也。許慎言:澨者,埤增水邊土,人所止也。按《春秋左傳》:文公十有六年,楚軍次于句澨,以伐諸庸。宣公四年,楚令尹子越師于漳澨。定公四年,左司馬戍敗吳師于雍澨。昭公二十三年,司馬薳越缢于薳澨。

  服虔或謂之邑,又謂之地。京相璠、杜預亦雲:本際及邊地名也。今南陽、淯陽二縣之間,淯水之濱,有南澨、北澨矣。而諸儒之論,水陸相半,又無山源出處之所,津途關路,惟鄭玄及劉澄之言在竟陵縣界。《經》雲邔縣北沱,然沱流多矣,論者疑焉,而不能辨其所在。

  右《禹貢》山水澤地所在,凡六十。

水經注章節目錄

相關翻譯

水經注 卷四十译文

江以南到日南郡二十条河水,是禹贡山水泽地所在的地方。渐江水发源于三天子都,《 山海經》 称为浙江,《 地理志》 说:它发源于丹阳黔县的南蛮地区。北流经过此县,县南有一座博山,山上有…詳情

相關賞析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好看AV中文字幕在线观看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/bookview/6242.html

热门詩詞

古文典籍

熱門名句

热门成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