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

?

《貞觀政要·卷二·論求谏》

  太宗威容俨肅,百僚進見者,皆失其舉措。太宗知其若此,每見人奏事,必假顔色,冀聞谏诤,知政教得失。貞觀初,嘗謂公卿曰:“人欲自照,必須明鏡;主欲知過,必藉忠臣。主若自賢,臣不匡正,欲不危敗,豈可得乎?故君失其國,臣亦不能獨全其家。至于隋炀帝暴虐,臣下鉗口,卒令不聞其過,遂至滅亡,虞世基等,尋亦誅死。前事不遠,公等每看事有不利于人,必須極言規谏。”

  貞觀元年,太宗謂侍臣曰:“正主任邪臣,不能致理;正臣事邪主,亦不能致理。惟君臣相遇,有同魚水,則海內可安。朕雖不明,幸諸公數相匡救,冀憑直言鲠議,致天下太平。”谏議大夫王珪對曰:“臣聞,木從繩則正,後從谏則聖。是故古者聖主必有爭臣七人,言而不用,則相繼以死。陛下開聖慮,納刍荛,愚臣處不諱之朝,實願罄其狂瞽。”太宗稱善,诏令自是宰相入內平章國計,必使谏官隨入,預聞政事。有所開說,必虛己納之。

  貞觀二年,太宗謂侍臣曰:“明主思短而益善,暗主護短而永愚。隋炀帝好自矜誇,護短拒谏,誠亦實難犯忤。虞世基不敢直言,或恐未爲深罪。昔箕子佯狂自全,孔子亦稱其仁。及炀帝被殺,世基合同死否?”杜如晦對曰:“天子有诤臣,雖無道,不失其天下。仲尼稱:‘直哉史魚,邦有道如矢,邦無道如矢。’世基豈得以炀帝無道,不納谏诤,遂杜口無言?偷安重位,又不能辭職請退,則與箕子佯狂而去,事理不同。昔晉惠帝賈後將廢愍懷太子,司空張華竟不能苦爭,阿意苟免。及趙王倫舉兵廢後,遣使收華,華曰:‘將廢太子日,非是無言,當時不被納用。’其使曰:‘公爲三公,太子無罪被廢,言既不從,何不引身而退?’華無辭以答,遂斬之,夷其三族。古人有雲:‘危而不持,顛而不扶,則將焉用彼相?’故‘君子臨大節而不可奪也。’張華既抗直不能成節,遜言不足全身,王臣之節固已墜矣。虞世基位居宰輔,在得言之地,竟無一言谏诤,誠亦合死。”太宗曰:“公言是也。人君必須忠良輔弼,乃得身安國甯。炀帝豈不以下無忠臣,身不聞過,惡積禍盈,滅亡斯及!若人主所行不當,臣下又無匡谏,苟在阿順,事皆稱美,則君爲暗主,臣爲谀臣,君暗臣谀,危亡不遠。朕今志在君臣上下,各盡至公,共相切磋,以成治道。公等各宜務盡忠谠,匡救朕惡,終不以直言忤意,辄相責怒。”

  貞觀三年,太宗謂司空裴寂曰:“比有上書奏事,條數甚多,朕總粘之屋壁,出入觀省。所以孜孜不倦者,欲盡臣下之情。每一思政理,或三更方寢。亦望公輩用心不倦,以副朕懷也。”

  貞觀五年,太宗謂房玄齡等曰:“自古帝王多任情喜怒,喜則濫賞無功,怒則濫殺無罪。是以天下喪亂,莫不由此。朕今夙夜未嘗不以此爲心,恒欲公等盡情極谏。公等亦須受人谏語,豈得以人言不同己意,便即護短不納?若不能受谏,安能谏人?”

  貞觀六年,太宗以禦史大夫韋挺、中書侍郎杜正倫、秘書少監虞世南、著作郎姚思廉等上封事稱旨,召而謂曰:“朕曆觀自古人臣立忠之事,若值明主,便宜盡誠規谏,至如龍逄、比幹,不免孥戮。爲君不易,爲臣極難。朕又聞龍可擾而馴,然喉下有逆鱗。卿等遂不避犯觸,各進封事。常能如此,朕豈慮宗社之傾敗!每思卿等此意,不能暫忘,故設宴爲樂。”仍賜絹有差。

  太常卿韋挺嘗上疏陳得失,太宗賜書曰:“所上意見,極是谠言,辭理可觀,甚以爲慰。昔齊境之難,夷吾有射鈎之罪,蒲城之役,勃鞮爲斬袂之仇,而小白不以爲疑,重耳待之若舊。豈非各吠非主,志在無二。卿之深誠,見于斯矣。若能克全此節,則永保令名。如其怠之,可不惜也。勉勵終始,垂範將來,當使後之視今,亦猶今之視古,不亦美乎?朕比不聞其過,未睹其阙,賴竭忠懇,數進嘉言,用沃朕懷,一何可道!”

  貞觀八年,太宗謂侍臣曰:“朕每閑居靜坐,則自內省,恒恐上不稱天心,下爲百姓所怨。但思正人匡谏,欲令耳目外通,下無怨滯。又比見人來奏事者,多有怖懾,言語致失次第。尋常奏事,情猶如此,況欲谏诤,必當畏犯逆鱗。所以每有谏者,縱不合朕心,朕亦不以爲忤。若即嗔責,深恐人懷戰懼,豈肯更言!”

  贞观十五年,太宗问魏征曰:“比来朝臣都不论事,何也?”征对曰:“陛下虚心采纳,诚宜有言者。然古人云:‘未信而谏,则以为谤己;信而不谏,则谓之尸禄。’但人之才器各有不同,懦弱之人,怀忠直而不能言;疏远之人,恐不信而不得言; 怀禄之人, 虑不便身而不敢言。所以相与缄默,俯仰过日。”太宗曰:“诚如卿言。朕每思之,人臣欲谏,辄惧死亡之祸,与夫赴鼎镬、冒白刃,亦何异哉?故忠贞之臣,非不欲竭诚。竭诚者,乃是极难。所以禹拜昌言,岂不为此也!朕今开怀抱,纳谏诤。卿等无劳怖惧,遂不极言。”

  貞觀十六年,太宗謂房玄齡等曰:“自知者明,信爲難矣。如屬文之士,伎巧之徒,皆自謂己長,他人不及。若名工文匠,商略诋诃,蕪詞拙迹,于是乃見。由是言之,人君須得匡谏之臣,舉其愆過。一日萬機,一人聽斷,雖複憂勞,安能盡善?常念魏征隨事谏正,多中朕失,如明鏡鑒形,美惡必見。”因舉觞賜玄齡等數人勖之。

  貞觀十七年,太宗問谏議大夫褚遂良曰:“昔舜造漆器,禹雕其俎,當時谏者十有余人。食器之間,何須苦谏?”遂良對曰:“雕琢害農事,纂組傷女工。首創奢淫,危亡之漸。漆器不已,必金爲之;金器不已,必玉爲之。所以诤臣必谏其漸,及其滿盈,無所複谏。”太宗曰:“卿言是矣。朕所爲事,若有不當,或在其漸,或已將終,皆宜進谏。比見前史,或有人臣谏事,遂答雲‘業已爲之’,或道‘業已許之’,竟不爲停改。此則危亡之禍,可反手而待也。”

上一章』『貞觀政要章節目錄』 『下一章

相關翻譯

貞觀政要 卷二论求谏译文

唐太宗容貌威武嚴肅,百官中觐見的人,見到他都會緊張得舉止失常不知所措。太宗知道情況後,每當見到有人奏事時,總是做出和顔悅色的樣子,希望能夠聽到谏诤,知道政治教化的得失。貞觀初年,太…詳情

相關賞析

論求谏評析

這一篇名爲“求谏”,是鼓勵臣下踴躍向君主谏言獻策,這可以算是唐太宗用人思想的精華部分。忠言逆耳,位高權重的人聽不進勸谏,就會閉塞視聽,無法知道自己的過失,加以改正。貞觀年間,唐太宗…詳情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好看AV中文字幕在线观看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/bookview/5186.html

热门詩詞

古文典籍

熱門名句

热门成語